热点资讯 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资讯 > 17岁无人机飞手大赛夺冠 曾被旋翼打掉肉
热点资讯

News

MORE

17岁无人机飞手大赛夺冠 曾被旋翼打掉肉

7月20日下午,深圳北站东广场附近一片草地中,几架体型轻巧的竞速无人机在大树中高速飞行,时而穿越树枝形成的障碍,来一个漂亮的急转弯;时而突然“爬”上树梢飞向高空,为接下来的几次后空翻留足空间;时而突然坠落和草坪亲密接触,然后又猛地升起。观者常常眼睛紧盯一架无人机,但因其速度太快,几秒钟之后就“跟丢”了。

“这个角度不对,要掉下来了,这下肯定得‘炸机’!”“贴到地面,又飞上去了,漂亮!”围观群众在一旁“指指点点”,但这丝毫不影响李坤煌的正常发挥。在操控无人机顺利摆脱险情之后,他自信地微微一笑。

在深圳长大的李坤煌今年17岁,就读于深圳市第三高级中学,从小就对航模、无人机有浓厚兴趣,已多次取得国内外竞技无人机大赛名次。

“咚”的一声,才脱离危险的无人机,顷刻间撞到树上,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翻滚。“‘炸机’了。”李坤煌习以为常。

这些操控无人机的人就是“飞手”。“炸机”算是业内口头禅,意为因操作不当或机器故障等因素,导致无人机不正常坠地。

近几年,在深圳的各大公园,像李坤煌这样的无人机“飞手”并不鲜见。他们虽年纪不大,却凭着热爱、耐心、专注和坚持,成为钻研无人机多年的业内“老手”。

“深圳无人机产业集中,相关企业如雨后春笋般生长起来,从上下游产业链到配套培训服务都很全面,相对于其他地区自然有较大的优势。”深圳市无人机行业协会会长杨金才说,在众多“飞手”聚集的深圳,这群尤为引人注目的少年“飞手”不仅代表新一代少年对新事物的关注和探索,更体现出这座城市所散发的科技氛围。科技前沿的新一代少年正在孕育。

1

李坤煌(左一)和他的团队在深圳北站东广场附近一片草地上训练,几架体型轻巧的竞速无人机在大树中高速飞行。

2

李坤煌和他的竞速无人机。

磨炼 花了一年才让航模上天

17岁的高一学生,似乎很难和竞技无人机冠军挂钩。不过,李坤煌做到了。

6月17日,深圳会展中心,他在被誉为“无人机界F1”的DRC中国无人机竞速大赛世界争霸赛上夺得冠军。而与生人初见的李坤煌,是个有些慢热的小男生,话少,但遇到感兴趣的问题,滔滔不绝。

李坤煌在很小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对科技类产品的浓烈兴趣,初一开始接触航模,初三下学期开始接触多轴类无人机。“现在我也算是有近四年经验的‘飞手’了。”

“以前玩航模的时候没人带我,完全是自己一个人摸索出来的,光组装航模就花了近一年,才让飞机正常飞行。飞机飞起来的那一刻,是我玩航模和无人机经历最开心的时候。”李坤煌说,初一的时候自己没有什么钱,而航模试飞又经常“炸机”,修理、拆装飞机耗费了很多时间。同竞速无人机一样,航模最难掌握的部分是飞行技巧。

李坤煌的妈妈说,孩子对感兴趣的东西悟性很高,也能吃苦,“第二天有比赛的话,他会捣腾到凌晨三四点”。李妈妈认为,李坤煌没有其他孩子那么“精贵”,他会安排好自己的时间,并按计划执行。

因为非常喜欢无人机,李坤煌会“拼命折腾”。“初二暑假的时候,几乎每天睡觉前都在想要怎么飞无人机。第二天一大早就爬起来动手做,那时候精力很好。”他打趣说,现在“老”了,要早早睡觉才有精神。

正因此,李坤煌最喜欢的学科是物理。有无人机的基础,高中涉及力学的物理课他不用听都能懂。“往前飞要克服阻力,往上飞要克服重力,这些知识都是相通的。”他喜欢看《空气动力学》,这本书对他影响很大。

伴随着无人机行业的快速发展,国内外的无人机竞速比赛亦热火朝天。如何将理论运用于实践?李坤煌也开始探索。

2015年10月,16岁的李坤煌参加了人生第一场无人机竞技比赛——中韩无人机技术挑战赛。此后,他开始组建自己的小团队。“今年3月,我和6个好朋友一起组队。”李坤煌说,团队成员相互认识早已超过一年,所以虽然团队正式组建不过四个月,但已大约在20个比赛中拿过名次(前三名)。

“团队有好名气的话,会给我们自己增光,比赛奖金也有几万块呢。”相比1999年出生的李坤煌,1993年出生的钟伟业算是团队“老大”了。2012年,读大一的钟伟业开始创业,成立了一家无人机及其零配件销售公司。现在公司成员已有11人,月销售额过百万元。“未来我们想要开发美国、欧洲、澳洲等发达地区市场,那里的无人机需求量也很大。”

惊险 被无人机旋翼打掉两块肉

无人机要飞起来,靠的是高速转动的旋翼,如果它从高空坠落砸中行人,后果可想而知。

在李坤煌的双手上,各种被无人机打伤留下的疤痕依稀可见,最深的一道在他的右手食指上。这是2015年成都FRC无人机竞速大赛给李坤煌留下的“纪念”。“无人机下降的时候,桨翼打到我食指上,两块肉马上就没了,骨头都能看见,当时只在诊所简单包扎了一下,后来痛了一两个月。”李坤煌回忆道。

钟伟业也曾有过惊魂一刻:“去年上半年,我把一台固定翼飞到了2000米高,突然飞机尾翼损坏,从高空掉下,根本无法控制。最后掉到一个学校足球场上摔得粉碎,幸好学校放假了没人。”

“玩竞技无人机最累心的事情就是排除问题。一台新飞机某个功能出了异常,经常会排除半天也找不到原因,这就不能急着动手,需要重整思路,找到病根。”钟伟业说。

遇到的困难和受过的伤并没有让李坤煌和他的小伙伴打退堂鼓,他们对竞技无人机的热情从未锐减。

和李坤煌同龄的团队成员黄宇晨外号“炸机王”。“只要你说我的外号,穿越无人机(指可在丛林之间穿越的竞技无人机)圈子没有不知道的。”黄宇晨说。李坤煌做过一件事情让同伴们印象深刻。两周前的一次练习,李坤煌的无人机因操作不当挂在了树上,他二话不说,直接爬上了十几米高的大树,捡回了无人机。

“遇到问题或是比赛失败,李坤煌会自己分析原因,是紧张、心急了,还是基本功不够扎实。”李妈妈说。

李坤煌则认为,自己的优势在于空间思维能力比较好,这跟之前接触航模有一定关系。在钟伟业看来,李坤煌在竞技无人机方面很有天赋,练习时间比别人少也能取得不错的成绩。

对于想成为无人机“飞手”的新手,李坤煌也有自己的建议:“竞技无人机危险系数高,‘飞手’要对相关知识、技能有一定了解,考虑清楚自己是否真的喜欢,再决定做不做。”

烦恼 赞助商“掐架”让他无从选择

因为玩无人机,李坤煌早早就接触到了社会并对其有了基本认识,这是他的一大收获。但和所有少年一样,李坤煌和他的团队成员,也面临着一些烦恼。

“初中有段时间玩航模玩疯了,成绩也下降了,最多的时候退步了几百名,那时候爸妈会比较反对。”李坤煌说。

黄宇晨也遇到过类似的烦恼。今年4月份,因为无人机比赛刚好撞上了期中考试,黄宇晨选择了前者,“考试后有一天补课,老师骂了我半个小时”。

李妈妈表示,她希望儿子能学习、无人机两不耽误,“暑假练习无人机和比赛都没问题,但平常还是应该以学业为主”。

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执行秘书长柯玉宝很认同这一观点:“我们希望这些少年进入航空圈,一起参与航空文化普及工作,这样可以为我国航空产业发展打下良好基础。但我不建议他们荒废学业,没有学习基础,未来工作肯定不能得心应手。”

除了学习,李坤煌和他的小伙伴也遇到了一些本属于“大人”的烦心事。

在今年3月参加迪拜举办的世界无人机竞速大赛之前,李坤煌自己拉到了约5家赞助商。“有3家企业提供超过3万元的资金,还有的企业提供价值超过1万元的设备,企业赞助后我会将他们的LOGO印在队服上。”

拉赞助对李坤煌不算难事,但有时为了一场比赛的赞助,互为竞争对手的两家企业会“掐架”,这让他不知道怎么选择。

“深圳对外交流一直很开放,在深圳长大的孩子从学生时代就可以接触到很多国际潮流信息。而深圳消费类电子行业产业链发达,则为‘飞手’们钻研新技术提供了良好的基石。”杨金才说,年轻的深圳无疑是创新创业的天堂,正是这种氛围,让李坤煌和他的小伙伴找到适合自己发展的方向,并茁壮成长。“无人机竞速比赛选手的年轻化,充分说明了无人机应用的广泛性,对无人机产业发展具有强力的推动作用。”

“李坤煌都没有时间和我们一块玩,他的时间安排得很满,我们就自己来了。”7月24日,正在清远旅游的李妈妈抱怨道。此时,她的儿子刚参加完上海国际竞技无人机亚洲杯预选赛,即将奔赴日本参加另一场比赛。

记者手记 从少年“飞手”到创新一代

自古英雄出少年。在深圳,有这样一群孩子,他们愿意为热爱的事物付出满腔激情,他们享受操控无人机翱翔天空的感觉,他们愿意为此付出大量时间并刻苦钻研。记者却在他们身上看到了许多同龄人所不具备的特点,比如耐心、专注、坚持。

“深圳是一所创新城市,对新科技信息的接收度和关注度,都居领先位置。深圳也是一所移民城市,汇聚了全国的精英,他们都有拼搏和创新精神。”深圳市无人机行业协会会长杨金才说,17岁少年在国际性无人机竞赛夺冠,不仅代表新一代少年对新事物的关注和探索,更体现出这座城市所散发的科技氛围,孕育出走在科技前沿的新一代少年。

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中国AOPA)执行秘书长柯玉宝说,无人机竞速比赛是新兴起来的娱乐方式,近两年我国越来越多少年参加这种比赛,这非常值得肯定。“航空知识普及很重要,我国青少年航空文化底蕴太低。而任何一个行业想要快速发展,首先需求的一定是人才。”柯玉宝说,未来无人机从业人员肯定会趋于年轻化。

“深圳此前航空文化普及率并不高,其航空生态也比不上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但近几年深圳消费级无人机产业发展迅猛,在一定程度上培育了青少年航空文化创新的土壤。”柯玉宝认为,青少年参与无人机竞技,并不代表他们就是职业“飞手”。这些青少年大都是学生,他们不能放弃学业直接从事无人机工作,我们也不鼓励这样做。

“教育要从娃娃抓起”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无人机产业。在杨金才看来,无人机竞技比赛需要的不仅是飞行技巧,还对无人机组装维修、研发设计和不断创新的能力有较高要求,是一项需要个人综合实力极强的赛事。“从少年培养‘飞手’是最佳选择。”

记者统计发现,深圳共有7家民用无人机驾驶员培训机构被中国AOPA承认,其中4家机构开设了青少年无人机科普相关课程。

“开展无人机青少年培训,是中国AOPA对培训机构提出的要求。但我们的初衷是希望培训机构做一些公益事业,为青少年普及航空文化。我们不鼓励青少年花钱培训,也不鼓励青少年拿无人机驾驶员执照。”柯玉宝说,青少年应在家庭条件允许和不影响学业的情况下,培养自身的无人机兴趣,同时要处理好无人机、学习和生活之间的关系。

在一定程度上,这群孩子的精神正契合了深圳蓬勃发展的创新生态。他们敢闯敢拼,乐于尝试,不怕失败。未来引领深圳创新产业发展的,或许会是他们。(来源:南方日报)

声明:本号原创,注明出处即可转载。

转载联系微信号:zythkj或QQ:2037535620

投稿及联系:tougao@skyservice.cn 联系人:小翼 17091396934

中翼网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