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资讯 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资讯 > 无人机将摄像机与传感器带上天 影响不止一个行业
热点资讯

News

MORE

无人机将摄像机与传感器带上天 影响不止一个行业

无人机近几年的发展十分迅速,在早些年无人机只是在军用设备、高端设备等领域使用,但自从无人机以智能硬件进入大众视野后,引起了研究无人机的浪潮,无人机市场现竞争激烈。伴随无人机成本的降低和性能的提升,它们的使用场景也大大扩充,视频拍摄、农业生产、体育训练、安防……无人机已经影响了不止一个行业。
1

综艺节目和电影拍摄让无人机真正红了

还记得《爸爸去哪儿》第一季中林志颖的儿子kimi常常指着空中的航拍无人机说道说“它一直跟着我们。”这个2013年国内最热的综艺节目选址在人烟罕至自然风光之地,而无人机高空拍摄让画面更加震撼。当时,剧组用大疆筋斗云系列无人机搭配禅思Z15-5D云台,然后将专业单反相机挂了上去,呈现出高空视角。节目播出后,和《爸爸去哪儿》一起炒红的,是节目中使用的大疆无人机。

而制作视频拍摄无人机,正是国内无人机厂商大疆快速增长原因。创办于2006年的大疆,成立三年之后业绩增长80倍。到2014年年底,大疆的营收已经达到30亿人民币,2015年的预计还会翻倍,公司估值达到100亿美元。根据路透社统计数据,在批准使用无人机的129家美国公司当中,有61家使用的是来自大疆的产品,比例达到了47%。

大疆飞行拍摄总监Eric Cheng曾到冰岛的火山附近拍摄了一条纪录片,让人们看到难以接近却又从未近距离观赏过的火山熔岩活跃之景。这段纪录片随即被美国的ABC电视台的新闻节目“早安美国”转播,还被在《连线》在内的媒体进一步转载。

无人机得到视频制作者的认可,主要原因在于它拓展了视频拍摄的视野。无人机的尺寸较小,除了可以到人类所不能到达的危险,狭窄或高空之处,还能够让目前航拍的成本降低不少。在无人机拍摄普及之前,航拍需要租用昂贵的直升飞机。“人们真的会让无人机飞到世界的尽头然后拍摄漂亮的画面,而且并不会画很多的钱,我的意思是,谁曾经想过这事情能成真?”Randy Scott Slavin,纽约无人机电影节的创始人早前在接受《连线》采访的时候说到,这个电影节最近才举办了第一届,Randy Scott Slavin希望借此让更多人知道无人机摄影的魅力。

其实目前已经有多部好莱坞电影用到了无人机,例如《007:大破天幕杀机》开场时邦德骑摩托车飞驰在土耳其民宅房顶、《华尔街之狼》中的别墅派对、以及《霍比特人》中的许多镜头都来自无人机拍摄。电影《阿凡达》的导演卡梅隆也是无人机拍摄的支持者。

无人机送货,最早的生意机会,也是尴尬的开始

关于无人机和商业机会,第一个进入人们视野的是货运。早在2013年年底,亚马逊公司的CEO贝佐斯在接受电视采访时就公布了无人机送货计划“AmazonPrimeAir”的存在。虽然仅限于2.26公斤以下的小货物,但30分钟从仓库到家门的速度,无论对消费者和想提升运输效率的亚马逊公司都很有吸引力。

在亚马逊无人机送货计划宣布之后的不到一年,DHL就做了全球第一单无人机送货的案例——地点是德国只有2000人的尤伊斯特小岛,用无人机运送紧急药品。后来我们看到不少无人机配送产品的尝试,2014年8月,Google也公布了已经测试两年的无人机送紧急药品计划Project Wing,称心脏病药品的配送时间可压缩在3分钟之内。

《好奇心日报》在今年年初也尝试了国内第一单无人机送货活动,尽管它噱头的成分更多。2月3日,淘宝与圆通速递及宁波“寿全斋”通过无人机送货进行了一次联合推广。由于圆通无人机送货时依然需要当面签收,我们可以脑补一个快递员骑车在无人机后面晃悠的画面。今年3月23日,顺丰也开始在珠三角偏远山区和农村地区测试无人机快递,现在每天有500架无人机在深圳和惠州偏远地区投放货物。

送货是无人机目前讨论最多的应用场景,但事实上这种方式受到了诸多限制。亚马逊的无人机送货计划在宣布后就被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叫停,直到今年才获得室外飞行测试许可。Google为了测试无人机送货,只能跑到澳洲。而在国内,像北京这样的城市五环之内禁飞,无人机只要识别到五环内的地址,还无法开得动。

不过即使开得动,无人机送货也处在尴尬境地:货物低空飞行可能会有被偷或者意外坠落的可能,而且,快递还是要快递员跟在后面和收方确认签收,如果在普通的城市里面,这样的运送模式根本没有改善人力配置。而偏远山区的送货?也许首要解决的问题是大部分无人机不超过30分钟的续航。

多机位、多角度的体育比赛直播

在视频拍摄之外,视频直播也是无人机一个热门的应用领域。

2014年索契冬奥会的滑板和高台速降的比赛就是使用无人机直播。这种比赛节奏快,也具有一定观赏性,无人机拍摄也能更好地为比赛本身增色。

美国电视台Fox Sports曾在今年3月的一场摩托车障碍赛中使用了无人机直播。该电视台的COO Eric Shanks对无人机直播的反馈非常正面,“我们肯定不会只将无人机直播用在摩托车比赛中,但用新的独特的视角,以及多个无人机机位同时拍摄一个快速激烈的摩托车比赛,是一个很好的开始。我们对于这次直播学到的东西感到很激动,我会尝试更多。”

无人机还能做到传统高架和直升飞机拍摄无法做到的事情。例如,可以在体育场上空进行航拍、场边高架能够拍出低空视野但高度有限,即使体育场顶棚间可以通过绳索架上摄像机那有怎样?这些地方无人机都能去。而除此以外,无人机几乎能去到体育场任何地方。

也许唯一的疑问就在于安全性。但只要是一名富有经验的操作人员来控制,无人机的风险可以控制在可承受范围内。

无人机成为多人竞技体育训练的新视野

不仅是体育比赛直播,无人机的应用甚至渗透到体育队伍训练当中。美国一所以培养运动员著名的高中Jackson Academy从2014年使用了大疆无人机进行橄榄球训练拍摄。在训练中,无人机挂载运动相机在空中从各种角度进行拍摄,所有队员的运动情况都收录在内,以便给教练们提供一个完整的视角,主教练DavidSykes认为无人机是“很好的教学工具”。类似的例子还有田纳西大学和俄勒冈州大学的橄榄球队,他们均在训练中使用无人机拍摄录像,以供队伍研究球员的队形和身体状态。

无人机优化体育训练已经渐渐成为趋势。有了无人机的高空全景视野,体育运动员能够真正看到那些优秀运动员在整个球队中如何跑位、时机的把握。这是其他产品不能做到的——直升飞机对于普通学校来说太贵也太大,而普通的拍摄三脚架也难以做到高空视野。

有趣的是,除了收集自己队伍的训练数据,无人机还曾被用作手机对手的训练数据。在去年12月,英国足球俱乐部曼联在训练的时候还发现了有人利用无人机“偷窥”球队的战术训练。最后曼联的主教练范加尔不得不加派保安在附近巡逻。

农业生产新助手

拉一台无人机在农田里飞来飞去,很难不引来一群人围观。在中国,农业长期以来是机械智能程度最差的产业,无人机这样新的科技产品,连农民自己都觉得和农田不搭。但是这是一个被认为有千亿美元级别的市场。

在国外地广人稀劳动力匮乏的地方,已经有人利用无人机来代替人的角色去放牧,相比人而言无人机的“视力”显然更好,而且不怕跋山涉水和早起。视力带来的另一个优势是,无人机可以利用特殊红外的摄像头,在空中掠过的时候,开始计算脚下农田的病虫害程度。因为虫子密集的地方会发射一个特殊的波频,航拍一张照片就可以知道哪里有虫灾。

在中国农业无人机还有一个特别的优势,它足够灵活,能够轻易地在中国支离破碎的小块农田上为张家打药,而不影响到李家育苗。同时,在城市里面对各种各样的禁飞区域,在农田里无人机是相对“自由”的。

“再简单的无人机操作,农民不一定会动,他也确实不用懂。”无人机公司极飞的CEO彭斌在今年4月的农业展览会上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说。极飞是国内最早的无人机公司之一,2012年时从航拍转型农业,为农业无人机研发了整套系统。

实际上,让人来操作无人机,是一件非常低效率、不稳定的事情。多数农业无人机的飞行航线是提前计算好的,即使是技术人员也只是去做布置系统这件事。一套能够播撒农药的系统,包括一个地面气象站,一个地址测绘杆,一个用平板电脑改装的操作平台,以及一台配有农药喷头的无人机和它的若干块电池。

农业无人机更多是一个公司对公司的生意。对于极飞来说,在新疆采用直营的方式,向生产建设兵团销售年度套餐,每年提供10次打药服务,是一个已经被证明有效的商业模式。

无人机操作系统也是一门生意

围绕无人机的商业机会,除了制造无人机本身,还有降低生产开发成本的“无人机操作系统”。它就像为是无人机安装的大脑,带有基础的控制功能,而在它的基础上,开发者可以降低基础操控功能的开发成本,为无人机开发更多的新功能。

美国初创公司Airware就开发了一个无人机的操作系统AerialInformation Platform(AIP),这套系统包括一个火柴盒大小的机载大脑FlightCore、地面指挥软件系统Ground Control Station、云服务Airware Cloud。有了这个套装,你可以让多架无人机同时按照预先设定的路线走,精确控制它们的飞行,还可以再此基础上开发更加复杂的指令。

前《连线》杂志主编、《创客》一书作者克里斯·安德森创办的公司3DRobotics也推出过类似的无人机APM自动飞行系统,需要安装249美元的硬件配合软件,飞机就可以实现追踪地理位置数据,自动飞行无需控制等功能,最近,他们还推出了让无人机应用编写更加简易的DroneKit接口,让软件开发者可以为无人机写移动终端的控制程序。

“我们要做无人机中的Android”克里斯·安德森这样解释到,据他所说,目前Kickstarter上的无人机,80%都是使用的3D Robotics的开放代码。

无人机驾校

美国的消费电子协会估算,全球民用无人机预计将会售出40万架,市场规模将达到1.3亿美元。当无人机销量增长,相应的无人机的“驾驶者”也会越来越多,各个品牌无人机的操控方式也各不相同,学习有一定门槛。因此也有人做起了培训无人机驾驶者的学校。

澳大利亚已经有相关课程推出了。例如Victorian UASTRAINING无人机训练课程,不仅需要学习理论知识,还要学习操控技巧、以及如何操作机载相机等配件,学习方式就像是学车,一对一,需要跟教练考试通过才能拿到“驾照”——一个从事无人机商业用途的驾驶许可证。

更灵活的民用安防领域

安防领域也许是你很少想到的无人机商用场景。

去年,在美国YsletaISD高中进行的一场普通橄榄球比赛中,盘旋校园上空的无人机就负责着监控校园欢迎安全的任务。比起建设校园安保系统,在无人机上投入的4000美元还是让学校感到很值。

该校副校长DeLaTorre表示:“这无人机很棒。我们把它用于安全监控的目的。除此以外,我们还能用它拍摄高空视频、测量环境指标(温度、风速等)。如果有来校游玩的小朋友走丢了,无人机可以帮上忙。如果有学生翘课逃跑,无人机也能抓到。”

带有高清摄像头的无人机,就像一个可以飞的闭路电视。

一个会飞的能拍照的宠物

消费型无人机已经是个相对年轻的概念,宠物无人机则是其中最近2年才形成的市场。

让无人机作为机器宠物几乎是一个完美的选择。它可以在任何场景下陪在你身边,爬山、冲浪、滑雪都不是问题。它在实时跟随的同时,还能头戴一个GoPro运动相机从高空中拍摄视频或者相片,视角是无敌的。

大概在一周前,这台Lily无人机红遍社交网络。看了它的功能,你会发现自拍杆弱爆了。尽管这些功能仍然是实验状态,有消息称实测并不靠谱,还是可以向你展示一下这个早期市场的想象力。

在视频中,Lily还展示了防水(或者水水中起飞)的功能。它被抛入一个小溪中,之后在水中弹起,重新进入飞行状态。

这款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两名学计算机实验室的学生设计的Lily无人机,和今年年初在CES美国消费者电子展上发布的Airdog和Hexo+一样,都还处在实验室转向市场的阶段。

不过伴随无人机的普及,商业化与政策监管的冲突也愈加明显。在美国,亚马逊与美国航空管制局FAA的冲突屡屡登上头条。而在国内,无人机的使用则处于更早期的阶段。目前还没有正式的无人机规范出台,在一线城市如北京,无人机还在五环内禁飞。

克里斯·安德森所期待的“满是相机和传感器”的天空,依然面临着企业、消费者还有监管部门的挑战。(来源:好奇心日报 )

声明:本号原创,注明出处即可转载。

转载联系微信号:zythkj或QQ:2037535620

投稿及联系:tougao@skyservice.cn 联系人:小翼 17091396934

中翼网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