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资讯 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资讯 > 无人机市场带火反无人机,入局仍需谨慎
热点资讯

News

MORE

无人机市场带火反无人机,入局仍需谨慎

1

无人机作为典型的平台型的工具,目前已经广泛应用于各行各业。既有使用基数众多的航拍领域,也有烧的火热的植保行业,还有电力巡线、石油勘探、土地测绘、桥梁检修、警务安防等细分领域。随着无人机应用的广泛,操作无人机的人数也呈指数级增长。

尤其是消费级无人机,吸收了包括航模玩家、极客、小白等不同操作水准和背景知识的消费群体。其不仅具有强大得拍摄功能,价格也在逐步降低,不再是“土豪的玩具”,操作的便捷性大幅提高,对于毫无操作经验的小白消费者同样十分友好,而政策方面的相对空白也让未经批准的私自飞行(业内通常称为“黑飞”,然而本文不想这样称呼)违纪成本较低,所以,近年来各类无人机扰乱正常秩序的现象也屡屡见诸报端。

反无人机–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美国曾发生过业余无人机操作员操作无人机飞入白宫引发恐慌的事情;英国也发生过不法分子通过无人机为监狱内的囚犯运送毒品、枪支等事件;而我国,已经多次出现无人机在机场附近飞行,扰乱航班正常起降,甚至逼停客机的事件。

这几乎是可以预见的问题:随着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快速增长,功能越来越先进的新式无人机不断涌现,也带来了安全和隐私方面的忧患,如无人机偷窥侵犯隐私权,在国家机关和军队驻地等敏感区域飞行危害国家安全,以及无人机操作不当引发安全事故等等。

正如英国一位发现无人机盘旋在自家院子附近的居民所说的那样:你永远也不知道这架飞机是否在窥视、偷拍你家里的一举一动,更不知道如何保证这架飞机是合法飞行,也不知道它拍了照片是不是会对你的孩子有什么不利的举动。

无人机作为一个低空的数据接口,其收集数据的能力比百度的数据采集车更强,速度更快,我们不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的隐私不受侵犯,或者,在“上帝之眼”的凝视下,我们的隐私真的不会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吗?

另外,诸多需要保密的地域,如军事测试区、军队驻地等敏感区域,更难逃过无人机低空慢速飞行又日益清晰的镜头的捕捉。普通市民可能没有意识到这是敏感区域,即使获取了资料也不会造成实质性危害,但万一被间谍使用呢?类似的敏感区域是绝对禁止无人机拍摄的。

而安全问题则是近来最让城市管理者头疼的问题,1月15日,杭州市民袁某使用无人机在萧山机场附近约8.5公里处升空拍摄日落,无人机最高升到450米,拍摄了多架途经的民航客机,并截取了9秒的视频发布到互联网上,从视频判断,无人机距离飞机最近距离不过百米,严重威胁了客机的安全。事后,袁某被公安机关控制,随即,公安部官网发布《治安管理处罚法(修订公开征求意见稿)》,对于各类升空物体进行了严格的管理。

此类管理一向只能防君子不能防小人,事后处理固然有威摄作业,但如何在事发前或事发时及时止损,显然更为迫切。此时,反无人机系统应运而生。

反无人机的方式有哪些?

自从无人机市场火热后,反无人机系统一直旺盛的需求,尤其在敏感的政治领域。据报道,在2014年,朝鲜甚至使用中国深圳廉价的电子产品改造了一架无人机,并飞入韩国首都去偷拍青瓦台,韩国防空火力射击了数百发炮弹,朝鲜飞机竟发毫未损。这就尴尬了……

种种无人机突破禁区的事件发生后,反无人机系统的发展发现逐渐明朗起来。各地也都开始着手寻找有效的办法来反制有害的无人机。

到底什么是反无人机系统呢?反无人机系统就是利用无线电、雷达、声波、信号、激光等手段,阻止无人机的正常运行,必要时甚至直接击落无人机的设备。

目前,各国研究的反无人机技术主要分为3类。第一类以干扰阻断无人机的信号为主,主要通过信号干扰、声波干扰等技术来实现。第二类则比较粗暴,使用包括激光武器等直接摧毁无人机。第三类是劫持无人机,主要通过劫持无线电控制等方式直接接管无人机。

正如上文提到的,韩国使用数百发炮弹想要直接摧毁无人机的方式,明显与第二类有异曲同工之妙,类似的直接摧毁通常仅在军事领域使用。民用领域更多使用阻断信号或直接接管无人机的方式进行反制。

江苏瑞盾自主研发的便携式无人机拦截系统RD-LJXT-01就能针对1000米以下低空飞行的无人机进行管制,主要是通过发射大功率电磁波,对飞行状态下的无人机进行管制,远距离切断无人机和遥控者之间的联系。通过无人机拦截系统主机,可对无人机进行原地着陆或者返回起点的功能管控,保障区域内的低空空域安全。

主要应用于:监狱、军事管理区、机场、等国内禁飞区域的防护;重大刑事案件现场、大型演出的彩排、考古挖掘现场等防止信息泄漏的现场;

甚至还能打击利用无人机作为违法活动载体的案件,如运毒、贩毒、走私、违法物品或信息传递。可以让无人机原地着陆或者返回起飞点。

同样拥有反制枪还有中交遥感载荷科技有限公司,其研发的ZJ-JH160无人机反制枪已经执行过多次任务,包括2016年的福州马拉松比赛、南京马拉松比赛、国家公祭日低空安全、杭州G20峰会、2017年春晚哈尔滨分会场等项目。

ZJ-JH160无人机反制枪可以通过阻断飞控信道使无人机失联返航,也可阻断卫星定位通道使无人机失稳漂移但仍可受控飞行,还能同时阻断飞控信道和卫星定位信道使无人机原地迫降。在上个月的无锡马拉松赛事中,中交遥感参与了其反制非官方无人机的活动,据中交遥感的工作人员介绍,共计迫降1架御、3架精灵、1架悟,驱离5架航空器。

而劫持无人机的方式想必大家最熟悉的就是2016年3·15晚会上,由白帽子当场演示了如何劫持大疆无人机,随后大疆在网站上公开承认了这一漏洞,并对相关产品进行了升级修复。其实这个漏洞早在2015年的GeekPwn智能设备安全大赛开场项目上就由来自腾讯公司的安全团队演示过。

无人机能被劫持主要是因为其使用的控制信号大多在1.2GHz、2.4GHz、5.8GHz等常规民用频段,用软件源码模拟遥控器向无人机发送控制信号,并覆盖真正遥控器的信号,即可获得无人机的控制权。

市场前景看好?受政策影响大

无人机反制技术不是高精尖的技术,但目前在这该领域并没出现绝对优势的企业,国内研究反制无人机技术的也区区十数家。那是否意味着在反制无人机领域还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呢?

目前,国内涉足监测领域的研究大多是由中航系或者军方在进行,针对近年来崛起的消费级无人机的监测管理系统很少,更多的是在做无人机阻拦器、反制枪等设备。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Markets&Markets发布的“反无人机市场报告”预测,反无人机市场的年复合增长率已经达到24%,到2022年,反无人机市场总额将达到11.4亿美元,其中,亚太地区的反无人机系统需求将占全球市场的30%,反无人机产品将长期保持高速增长。

尽管11.4亿美元的市场规模远不及智能手机、PC等传统硬件领域,但由于从业者少,竞争小,潜力还是挺大的。

但市场对于未来的趋势有两种不尽相同的预测,一是认为随着低小慢航空器的数量越来越多,针对无人机的带来的信息泄露、安全隐患等情况越发严重,对于反无人机的需求肯定是越来越旺盛;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反制枪类型的设备实质上是干扰和控制装置,通过发出无线电信号来干扰并压制无人机操控者发出的指令,对于扰乱正常的通信设备还是有一定的影响。

我国目前还没有出台针对反无人机的标准或指令,但美国已经对其做了明确了界定,在反无人机枪上明确注明,“这种装置不能、可能也不会在美国销售或出租。除非是卖给或租给美国政府及政府机构”,而且前提是得到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的批准。

根据目前的局势分析,反无人机设备还有诸多不成熟之处,包括技术体系、规范标准、市场规模等,这也意味着这个跟着无人机行业一同兴起的新兴行业还存在很多问题。

首先,这类设备的针对性并不完善,除了对无人机的信号有一定的干扰外,对其他的通信设备也有一定的影响,很可能被滥用,这也是在美国购买反无人机枪需要联邦通信委员会批准的原因。

其次,反制无人机的技术标准还未出台,也没有行业领先企业做示范,基本是各自为政,这导致反制无人机设备多样,产品数目众多,但没有一个“领头人”,行业难以快速推进。

再次,反制无人机是无人机繁荣以来带出的衍生品,它的发展受制于无人机行业的发展,而无人机行业目前监管方面的相对空白和混乱,诸多未知因素还钳制着无人机的发展,更不用谈反无人机行业了。

出于以上原因,尽管反无人机市场被看好,入局者也需谨慎。(来源:宇辰网)

声明:本号原创,注明出处即可转载。

转载联系微信号:zythkj或QQ:2037535620

投稿及联系:tougao@skyservice.cn

中翼网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