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资讯 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资讯 > 别让利益遮蔽植保无人机的真问题
热点资讯

News

MORE

别让利益遮蔽植保无人机的真问题

就在前几天,无人机植保领域的朋友圈疯传一则通知,其内容为新疆某建设兵团发公文禁止无人机植保作业,记者曾试图多次联络该部队办公室,两部座机均无人接听,对于此事的真假不做评论,但是在多方打听的过程中,知情人的爆料让笔者心中一惊。

利字当头让很多人失去了底线
“你以为新疆的事只是个案吗?这种事情太普遍了,去年在江苏一家国内大品牌的企业,在处理二化螟和给水稻打除草剂的时候出了问题,5万亩的作物都出现了药害,赔了120多万,到现在车辆和设备还被扣押中,无人机植保的市场乱象实在是让人心痛啊……”知情人向笔者透露时,也是颇为无奈痛心的表示。

原本以为是个案,却让人在探究的过程中,发现这只是冰山一角,无人机植保作业流程不规范,图快图作业量大,不负责的随便打药,给才刚刚如遇春风的无人机植保市场带来了2017年的又一阵阴霾。

相较其他行业级无人机,植保无人机的技术门槛相对较低。当农业植保市场需求爆发之后,短时间内涌现了数百家相关企业。这其中不仅包含了从事其它领域的无人机企业,连资本市场也不愿意放过这块“嘴边的蛋糕”。于是我们可以在互联网中轻松的获取到各方面的信息,几乎伴随着农作物的生长周期,全国各地区都可以看到无人机的身影。从授粉到防治病虫害、从农情监测到补充营养肥料,无人机原本只是一种辅助手段,如今却成了几乎无所不能的“神器”。

1
农业利益趋利方

“说到底还不是为了名与利!”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称,“都说植保无人机在2017年会迎来井喷式增长,但这种增长实质是一种自杀,走的太快而且方向走偏了,等同于把整个行业在往死亡的方向带!”据他讲,目前作业出问题的情况不在少数,海南、山东、陕西、新疆、浙江、湖南等地,从大田作物到经济作物,从授粉打落花瓣到用药不当导致作物药害,虽然只是个别队伍造成小范围的不良影响,但是这种趋势不加以制止,会让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一项不完全统计的数据显示:2015 年植保无人机保有量达 2324 架,总作业面积 1152.8 万亩次, 2016 年植保无人机的数量突破 6000 架,预计2017年植保无人机保有量将在1-1.5万之间,这组庞大的数字使得很多企业趋利蜂拥而至,而不少原本不是从事这个领域的小商人也瞄准了这一商机,从农资等领域转战而来,这还是好的,更有甚者对技术和农业一无所知也想来分一杯羹,这才搅乱了原本就不规范的市场。

逐利乱象渗透到上下游环节
这种逐利的本质最突出的表现就在于众多企业的参与,打响了价格战的第一枪,自2015年植保无人机随着行业开始被人们所了解,价格战就已经拉开了序幕,特别是在2016年甚至还出现了6块钱一亩的超低价,某些大企业有颇为丰厚的财力支持,试图用价格战获得市场的垄断,难免让植保市场刮起了一阵腥风血雨。

这种价格战也蔓延到了加工零件市场,很多小型植保队伍的成立让不少零配件产商获得了商机,从组装到购买主要配件,整个生产链条的各个环节都在拉低价格,因为有市场需求所以组装的植保机也颇受欢迎,毕竟价格低廉嘛!可是低价的背后并不等于效果好,一些质量不过关的植保机流入市场,也是造成如今作业效果不令人满意的主要原因。

2
植保无人机

与广大市场需求相对应的还有对于大量专业飞手的渴望。植保无人机是一种新型农机,属于农机中的战斗机,绝对不是农机中的拖拉机。这就对飞手的操作有着极高的要求,而就目前国内的培训情况来言,还是让人觉得忧虑重重。目前市面上大部分无人机培训学院颁发的证书为中国AOPA认证的合格证,该组织经由中国民航局授权许可对民用无人机驾驶员进行管理。可是,市面上多数的培训机构都是短时教育,缺乏熟练的操作技巧,不懂农业知识的“早产”飞手也是层出不穷,打着“高薪”的旗号招揽大批学员,却连靠谱的专业技能和工作都不能落到实处,这也就为植保无人机实际作业埋下了隐患。

据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透露,无人机植保看似简单,实际上是跨行业领域的一件事,需要参与者真正懂无人机技术、农药技术、作物专业技术和植保知识。他表示:“接触无人机植保这个行业后才发现对这个行业感兴趣的多,真正参与的少;热衷于宣传的多,真正做实事的少;浮于形式的多,真正做研究的少;吹牛的多,真正大投入的少。整个行业,都是期望能从中获取名利、赚快钱,只说自己好的方面,回避存在的专业与技术问题,为了抢目前并不大的市场,更是肆意相互诋毁,毫无客观性可言,从技术的角度看着实让人失望。”

植保无人机究竟如何告别野蛮式生长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几名植保无人机作业队人士称,近些日子受到市场乱象的影响,将原本就处于发展初期的无人机植保市场冲击的极其惨淡,自己是“身心疲惫”,整个行业因为个别队伍作业的不规范正在集体“背锅”,感觉无人机植保的行业名声要坏了,前途渺茫,实在不知道破局之道在哪里。笔者通过和多方专家交流,总结了学者们给出的下列建议:

落实监管:在民用无人机领域,民航、军方、警方都想把无人机纳入管理,但是到目前为止,并没有明确到底归属哪个部门,暂由民航局负责。而根据《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实名制登记管理规定》,要求最大起飞重量为250克以上(含250克)的民用无人机拥有者须进行实名登记,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加强对无人机使用者的监管。与此同时“应尽快立法,更多参与国际法规的制定。”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航空法律和标准研究所所长、国家空管法规标准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浩认为,规则的制定还需要合理引入社会团体,并加强利益相关方的互动交流,避免因为利益分割纠纷引起的市场竞争混乱。

3
绿色农业

落实技术:目前行业乱象多,关注技术层面的人反而少了。“目前国内的植保无人机技术刚刚起步、还没有发展到成熟阶段。”一位业内资深专家表示:“植保无人机的优势是很明显的,也是值得推广的,只是目前行业迈的步子太大了,个别居心不良的人为了名利在搅局,忽略了科学试验示范、专业发展的客观性和理性”。这位专家还说,植保无人机现在处于“全无产品”的尴尬位置,必须组织有关专家学者与生产应用领域在经过充分的研究论证后,在全国各地不同作物上做3-5年的试验和示范,通过各级的农机鉴定站,制定相关技术标准、合理的生产检测标准和作业规程,真正改进技术升级产品性能,达到实用级水平,别再给投机分子可乘之机了。

纠正观念:必须明确的是植保无人机值得推广,虽然目前这个领域存在的问题确实不少,但是“一纸公文禁用或补贴”的政策并不可取;除此之外,相关技术与经营者也应该改变自身投机取巧的观念,不要急功近利,特别是从农业机械或者农资领域款行业过来的服务队,切记要补充专业知识;植保无人机的用户特别是广大农民朋友们一定要客观认识和了解无人机的功能和效用,不要认为它是“全能神器”防止因为认识不清造成使用过后的心理落差,从而引起和作业队的纠纷,当然这也需要相关的专家和媒体能够客观公正的引导舆论,进行科学的解释。

由李克强总理签署的第677号国务院令,公布修订后的《农药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自2017年6月1日起施行。《条例》明确规定“国家通过推广生物防治、物理防治、先进施药器械等措施,逐步减少农药使用量。”此规定重在实现农药的“减量增效”,而植保无人机在这方面的优势已有实践数据证明,就喷洒农药的效果来讲,无人机作业喷洒雾化程度高,药利用率提高40%以上,但其背后存在的诸多问题同样值得我们深思,也应该引起社会方方面面的重视,直指当前无人机植保领域的真问题,解决萦绕在作业方和农民朋友们心头的阴影难题,才是保住行业名声与信誉的良剂。(来源:宇辰网)

声明:本号原创,注明出处即可转载。

商务合作、活动报道、投稿请联系:

QQ:2037535620或微信:zythkj

中翼网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