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资讯 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资讯 > 私人飞机商家瞄准中国富豪 包机每小时10万元
热点资讯

News

MORE

私人飞机商家瞄准中国富豪 包机每小时10万元

港媒称,私人飞机运营商目标锁定中国亿万富豪,招揽他们享用它们的包机服务。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月19日发表题为《私人飞机运营商招揽中国内地富翁游客》的文章称,几年前,一位乘客在南非乘坐泽塔公司的包机,他点了香槟和鱼子酱。如此奢华,是吧?只不过,这位经常飞行的客人想要的是一种欧洲特有的鱼子酱。于是泽塔公司派人飞去日内瓦,然后空运来鱼子酱。单单鱼子酱的总价是多少呢?15万美元。

这家在新加坡设有运营中心的私人包机公司总经理杰弗里·卡西迪说:“我们能够使客人如愿以偿。我们确实遇到一些客户提出怪异和奇妙的要求,我们想方设法去满足它们。”

随着亚洲富豪人数不断增加,泽塔公司成为该地区私人飞机运营商之一。这些私人飞机运营商将这些高净值富豪锁定为目标,招揽他们享用它们的包机服务。

卡西迪说:“在亚洲推出私人飞机服务的意识不太强,但现在不断增长。随着教育提高,需求将会上升,而且价格将会提高。”

卡西迪估计,该公司未来12个月在亚洲的营业额将达到2500万美元。仅在去年10月份,公司就接到了8个从中国飞往美国和欧洲的订单。

卡西迪说:“私人飞机具有机动灵活和安全可靠的特点。你很清楚谁与你同机。而且还有私密性,不受外人干扰。不会有人光着脚到处走动,或者试图打开飞机的应急舱门。”卡西迪说:“我们遇到的最棘手的客户是中国女大亨。”譬如,在阿拉斯加这样的一些地方,搞到中餐并控制其质量是个难题。卡西迪说:“不过,她们其实也挺容易照顾的。一旦她们对你的服务感到满意,通常情况下,她们就会很享受这次飞行。”

为了让客户感到满意,泽塔公司保有一个数据库。库中详细登记每位客户的概况、喜好和特殊需求。该公司包机的费用为每小时大约1.5万美元(约合9.87万人民币),机上乘客最多15人。譬如,从新加坡到伦敦的往返费用超过30万美元。

卡西迪说:“我们绝对要保持我们在中国的业务。我们认为中国区的业务将会增长。中国人把他们的孩子送去美国留学,孩子们回国后将带回‘时间就是金钱’的理念。这就是美国文化——即你买一架私人飞机,你就能节省时间。用你节省的时间,一年会多做一单生意。”

根据2014年财富-X和瑞银亿万富豪普查,世界超级富人的一项调查,中国亿万富豪人数之多仅次于美国(571位),居全球第二,共有190位。2014年亚洲新增52名亿万富豪,其中33位来自中国。该报告还预测,到2027年,中国的亿万富豪人数将超过美国。而总部设在上海的胡润研究院最近公布的“胡润富豪榜”公布的亿万富豪人数却与上述数字不同。它称中国现在的亿万富豪有596名,已超过了美国的537名。
亚翔航空有限公司总经理罗世杰说:“2014年底,亚太地区有公务机744架。假定每架飞机的价格平均为3000万美元,那么,市场规模为223亿美元,而且每年的增长率为15%,即每年增长超过30亿美元。”亚翔航空有限公司是总部设在香港的一家亚太商务航空服务公司。

罗世杰承认,中国政府当前强调财政紧缩引起一些富人重新评估购买飞机的计划。然而,他还说,把私人飞机理解为重要的商务出行工具的意识越来越强,而且,中央政府鼓励国内企业积极向海外扩张,这也是推动人们对商务机兴趣增加的因素。

同样地,香港私人包机服务有限公司(Air Charter Service)也说,香港的私人飞机数量和私人包机“大幅增长”。该公司在香港和北京设有办事处,提供全球范围的私人包机服务。

不过,该公司香港办事处主管詹姆斯·罗伊兹-琼斯说,有些问题让亚洲私人飞机运营商和用户感到顾虑。他说:“在亚洲,私人包机审批手续仍很繁琐。在大多数亚洲国家,等待获批的时间较长,飞经香港和内地一些地方越来越难,而且一般来说机场服务费也偏高。”

他还提到飞机“停泊问题”,以及“有些亚洲国家对私人包机的开放还不充分,以及相关规定变来变去”。去年10月,阿曼豪华度假酒店和私人旅行运营商“遥远之地”旅行公司共同推出首次私人飞机旅行。在18天里,有16名客户乘坐两架达索猎鹰2000私人飞机入住了在中国、不丹、印度和斯里兰卡的8家阿曼酒店。

【延伸阅读】真实的美国飞行生活 开着私人飞机去摆摊

导语:拥有一架私人飞机是件令人向往的事情,但是你能想象开着私人飞机去摆摊是什么样的情景么?

2.1

2.2

2.3

约翰先生原也是个不错的中产阶级,拥有自己的私人飞机,没事开上天兜兜风。可遭遇金融危机,日子日见窘迫,只能用飞机在这里摆个摊,零星捎带旅客上天逛一圈,外带卖点小礼品,日子也算精彩。一起看一下日常中的私人飞机的一天吧。

美国西雅图有一家私人机场,西雅图市民约翰先生上午开着飞机去城里办完事,回来了!飞机停进了私人“机位”地勤及时帮忙约翰先生满载而归,地勤琼斯小姐去卸货。 原来只是去买几幅装饰画琼斯小姐还搬出一摞航空夹克服,那是刚送干洗店洗干净的。取回干洗的衣服约翰先生原也是个不错的中产阶级,拥有自己的私人飞机,没事开上天兜兜风。

可现今遭遇金融危机,日子日见窘迫,只能用飞机在这里摆个摊,零星捎带旅客上天逛一圈,外带卖点小礼品,日子难过也得过。琼斯小姐呢,大学毕业在约翰这里打工做地勤工作。游客乘直升飞机游览一圈 两个游客想坐约翰先生的老式滑翔机兜一圈,有生意心情自然好一些。穿戴安全措施 安全第一,约翰还是仔细检查一下飞机,滑行,起飞,那是约翰最畅快的事。准备起飞搭载游客空中遨游也许,只有湛蓝的天空才能让人无忧无虑。

【延伸阅读】港媒称内地私人飞机成本高:在北京降落需10万

参考消息网4月28日报道 港媒称,尽管由于产能过剩,包机服务的价格出现暂时的下滑,但在内地,拥有一架私人飞机着实不便宜。

3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4月27日报道,中国公务航空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廖学锋说,内地可提供服务的公务机数量接近300架,购买一架这样的飞机平均需要3000万美元,每年的使用费用约为3000万元人民币。

廖学锋说:“在这3000万元中,假设利率为5%,那么1000万元是财务成本。剩下的大部分是固定成本,例如管理、停放和维护的成本,不管飞还是不飞。其余的是运行成本,包括燃料,飞行时间越长,这部分费用越高。”

中国公务航空集团说,像成龙购买的莱格赛650公务机,每小时的费用为2.3万元。公务机由固定运营基地(FBO)提供服务,而在内地,只有几个机场有这样的设施。报道称,与那些成熟的市场不同,内地没有一个机场拥有两个以上的FBO,而在成熟的市场里,一个机场内可能有多个FBO,它们之间是竞争关系,可以提供飞机的停场、加油和检修等服务。

廖学锋说,一架飞机在北京着陆,可能需要花费超过10万元,这个价格“或许是全世界最高的”。所有私人飞机都必须由一家有执照的飞机运营公司来运营,公司负责所有的运营事务,如获得飞行许可、雇用机组人员等。

金鹿公务航空说,该公司最近推出了一种会员卡,10小时卡售价为788888元,且不区分飞行路线,这个价格低于此前每小时9万多元的价格。

廖学锋说,随着越来越多的服务供应商的出现,飞行前要求的通知时间,已经减少到1天甚至更短。UAS国际旅程支援服务公司说,该公司可以在24小时内在中国内地轻松地安排一架私人飞机。在内地获得飞行许可的便捷性和成本,主要取决于飞机的注册地点:本地还是境外(包括香港)。

法国CIT公司副总裁若利·奥瓦尔说,飞机的成本和运营的便捷性是互补的。一架外国飞机平均每次需要付手续费1万美元,而一架本地飞机只需付3000美元,外国飞机每次着陆还需要交纳3000美元的“损耗费”。然而,在内地注册一架飞机意味着,要支付高额的增值税和进口关税,这笔费用加起来占到成本的至少22.5%。报道说,根据亚翔航空有限公司提供的数据,中国内地和香港分别有10%和37%的公务机,是在美国注册的。

【延伸阅读】外媒:反腐致中国私人飞机销量下滑 去年仅卖35架

参考消息网4月15日报道 外媒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起的反腐运动曾令奢侈品销售大受打击。如今,这一反腐运动也令私人飞机产业一蹶不振。

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4月14日报道,根据航空数据供应商Jetnet提供的数据,中国企业购买公务机的数量曾在2011年达到55架的顶峰。自那以来,这一数字一直在稳步下降,去年降至只有35架。报道说,严重的空域容量限制和巨大的基础设施差距,加剧了这一下滑趋势。这一下滑趋势打破了那种认为今后五年中国私人飞机数量会在当前350架基础上增加两倍的预期。相比之下,美国运营的私人飞机则超过了1.2万架。

利捷公务航空有限公司副董事长黄伟麟表示:“去年市场的缩水与我们的预期不符。”他在作出这一表态之际,正要登上该公司两架驻华客机之一,从上海虹桥国际机场飞往杭州。这架飞机随后要飞往四川省会成都,以履行租约。

黄伟麟补充说:“十八大以后,对飞机的租赁需求减少了一半。私人飞机产业丧失了来自政府官员和国企主管的所有业务。不过,最关键的因素则是相应基础设施的缺乏。”黄伟麟的航班是上海霍克太平洋公务航空地面服务有限公司当天早上安排的仅有的两个航班之一。霍克太平洋的业务是在虹桥机场处理私人飞机交通方面的事宜。虹桥机场是上海主要的国内机场,除了私人飞机业务以外,该机场每年运送大约4000万乘客,在中国最繁忙的航空中心中位列第四。

利捷公务航空是一家合资企业,其投资方包括沃伦·巴菲特旗下的NetJets、香港冯氏投资以及中国私募股权集团弘毅投资。按照中国政府限制航空产业境外投资的规定,弘毅控制了利捷公务航空51%的股份。该公司于去年9月获得运营执照,注册资本为2亿元人民币。

由于在中国存在对起飞和着陆窗口的强劲需求,在虹桥机场、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及深圳宝安国际机场等繁忙机场,早上8点到晚上10点之间私人飞机只允许起飞或降落一次。比如,驻香港的商界高管们无法在同一天内往返北京,除非他们选择在夜里离开北京。相比之下,商业航班的灵活性更大一些。这一限制令“方便性”这个私人飞机的最大卖点大打折扣,从而降低了对租赁私人飞机的需求——更不要说购买私人飞机了。

美国的繁忙机场也存在同样的空域容量问题,不过私人飞机的所有者及运营商通常可以选择附近较小的机场,比如波士顿洛根国际机场附近的Hanscom Field机场。而北京首都机场最近的备选机场则是天津滨海国际机场,距离北京商业区有近两个小时的车程。

不过,业内主管认为,一旦基础设施的问题得到解决,中国的私人飞机产业将会迅速扩张。航空咨询公司Tyrus Wings的法布里奇奥·波利表示:“随着持有和运营公务机的障碍逐步解除,中国对公务机的需求应该会大幅增加。”Tyrus Wings预计,到2032年中国私人飞机数量将超过2600架。

报道称,增长的放缓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令飞行员争夺战降温。对于主要为中国商用航空公司工作的飞行员人才来说,由于数量十分有限,他们经常会拿到最高500万元人民币的签约奖金。如果想要违约,中国飞行员通常需要向其商用航空公司雇主支付最高300万元人民币的违约金。

此外,利捷公务航空一直在调整其中国战略。该公司正在与活动组织方合作,承接特殊的业务,比如为富裕的蜜月旅行者提供飞往独特的区域性目的地的航班。该公司还已经开始向中国现有的私人飞机拥有者推销飞机管理服务。不过,和这些客户打交道,可能会很难讨价还价。黄伟麟表示:“你也许会以为富人对钱很大方,但这并不是真的。”(来源:参考消息网)

声明:本号原创,注明出处即可转载。

转载联系微信号:zythkj或QQ:2037535620

投稿及联系:tougao@skyservice.cn 联系人:小翼 17091396934

1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